2020年02月29日 星期六 欢迎访问北交金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 服务热线:028-65718883

与欧洲同行相比,成都双创载体最紧缺人才竟是创业辅导师

分 享:
发布者:北交所西南频道
时 间:2018-02-06
浏览量:5541
来 自:管理员

来源: 天虎科技

成都高新区最近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:截至2017年年底,成都市双创企业团队达到26870家,双创板块累计技术交易额达到1981亿。

双创企业增加的背后,是双创载体的飞速发展,而成都高新区在2017年双创载体方面又做了哪些工作?

1月25日成都高新区创新创业协会年度盛典举行,现场汇集高新区众创空间代表、高新区项目负责人以及众创空间研究学者,深入讨论了双创载体的当下和未来。

成都高新区双创载体情况

成都高新区创新创业协会理事长王明新表示:2017年高新区围绕众创化、国际化、专业化三大重点方向,承担了推荐大企业大集团引领创新创业、校际军民融合创新创业、国际合作开放创新创业、街道社区基层创新创业四大任务,开拓了离岸孵化、在校孵化、区域孵化三大模式。

截至2017年12月,成都高新区集聚创新创业载体总计88家,占成都市创新创业载体的26.5%,其中加入成都市创新创业协会的载体有61家,载体总面积已经超过425万平方米,占成都市双创载体总数的38%。

同时,王明新介绍了高新区双创载体的以下特征:

1.校际军民协同创新能力逐步提升

2017年高新区在校际协同、军民协同两大方向加大创新力度。

譬如在校际协同方面,高新区与电子科大合作建立3.3万平方米的成电众创空间,双方共建的 “无线通信国家专业化众创空间”入选首批国家专业化众创空间。

2.产业孵化器开始出现

产业孵化有别于企业孵化,专注于某些产业或者是尚未出现的产业,将这些产业孵化成型,这种产业类型孵化器在未来会逐渐增多。

譬如专注于区块链产业孵化器已经在国内某些城市出现。

3.专业技术孵化器逐渐增多

随着技术领域的提高,专业领域越来越细化。专业孵化器具有特定平台、资源、市场、营销手段等优势,这些对于垂直领域的创业者来说十分宝贵。

高新区也出现了泛娱乐、TMT、文创等多个专业技术的孵化平台。

4.街道社区区位优势的孵化器

街道社区作为基层具有区位优势、人才优势,高新区基于街道社区合作打造肖家河、芳草、石羊、桂溪等7个超级创业载体。出现了诸如合作街道的合创创新基地,肖家河的肖+众创、桂溪的桂溪创新广场。

虎哥了解到,这些街道社区基层创新创业面积超过6.4万平方米,已经入驻的企业达到了479家。

5.大企业大集团引领作用逐渐加强

各种大企业筹备创建孵化器,依靠自身的优势可以吸引很多小微企业,而大企业本身通过对小微企业的技术转移、团队移植、企业并购也能加强自身的创新能力。

我们已经能够看到腾讯西部创新创业中心、艾格拉斯泛娱乐国际孵化器、成都微风加速器等8家大企业孵化器已经诞生。

(成都高新区创新创业协会秘书长贺照峰也认为:“未来大公司会采用去中心化的组织形式,而众创空间这种形式就是一个很好的去中心化。把大公司拆小、成立内部孵化平台成为很多大企业在做的事情。”)

6.国际化双创局面已经打开

在双创领域,高新区始终保持“引进来和走出去”的策略。在“引进来”方面,高新区在旧金山成立孵化平台专门孵化海外项目,当条件成熟后引进国内。在“走出去”方面,国内项目发展成熟后,通过专业孵化器引到海外,比如狮之吼。

高新区目前已经引入SBC、德国iF、华韩孵化器等6家国际孵化器。在硅谷、首尔、旧金山等第三方合作服务机构设立了10家高新区的海外创新创业基地。

双创载体缺辅导型人才

国内双创载体与美国、欧洲载体相比又有哪些差别呢?众创空间国家标准研究项目负责人朱福全,介绍了目前国内外众创空间的发展状况,以及国内众创空间的缺点。

他认为,高新区要实现可持续发展,要围绕技术产业实现7要素:政、产、学、研、资、介、用。政,指政府政策方面对高新技术产业的支持;产,指产业聚集;学;指高校聚集;研;指研究机构多;资,指资本助力;介,指各种众创空间双创载体;用,指高新技术的场景应用。

朱福全认为高新区在“学”、“用”方面做得还不够:在“学”,硅谷先是高校聚集地之后来才有了创业圣地之称,高新技术产业需要高校人才的输送,而高新区却没有这个优势;在“用”的方面,国内缺少高新技术产业的应用场景,譬如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能开到马路上,放在国内是不能的。

在双创载体方面,他认为当下国内孵化器中的创业导师,要转换职能成为创业辅导师。

“创业导师大多只是有创业经历,不能对项目进行全方位的指导。而创业辅导师是一种甚至比项目创始人更了解项目的人,他们懂得使用各种专业性软件辅助工作,他们时刻都保持与创始人的深入沟通。”

这种创业辅导师类型人才,才是目前众创空间最需要的。朱福全表示,这类人才出现在欧洲的孵化器中,某些创业辅导师的上心程度堪比项目合伙人,所以好的创业辅导师往往能拿到项目的股份,甚至能拿到项目4%-6%的提成。

目前来看,国内众创空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:能力辅导型、投资驱动型、资源对接型。国内绝大部分的众创空间都是资源对接型;投资驱动型是美国为主,国内做得也不错;国内欠缺的正是欧洲出现的能力辅导型空间。

为此,朱福全也展示众创空间的另一种活法:“除去靠投资拿股份赚钱以外,众创空间可以通过提升服务质量,打造自己优质的创业辅导师,靠服务去换钱。”

可以见到,本次大会也启动了成都高新区明星创业导师团,包括巫勇、刘卓东、徐洋沫、唐锦、阎利珉、舒大勇、邓昆山、夏春芬、王羽佳、朱福全在内的业界领军人物和知名创业导师,成为了第一批明星创业导师。

项目需要双创载体做什么?

天府新谷董事长王明新、果小美CEO阎利珉、SBC·中国首席运营官冯锦月、狮之吼科技董事长助理敬彪一同讨论了双创载体的话题。

朱福全认为,作为双创载体来说需要区分创业者是哪类人。如果首次创业,导师就要帮他否定脑袋中99%的想法,然后就剩下来的1%做尝试;如果是多次创业,导师只需要帮他对接资源等。

冯锦月表示,每个创业者不同,那么就需要有所侧重去扶持,但总体来说就是能力辅导,投资驱动,资源对接这三块按照比例的不同进行帮助。

作为高新区出海代表,狮之吼敬彪希望双创载体提供一站式服务。“项目本身好其实不缺资本,资本反而会主动找项目。但不管哪一类型的企业,对于财税、法律方面的需求都很大,希望众创空间能够提供这两方面专业性人才。”

阎利珉认为现阶段最需要人才,最需要团队的升级。

王明新认为:作为项目归根结底最需要市场,国外技术为何要进入国内?因为研发成本都一样,但是国内市场大,足以分摊大量的前期投入;同样,国内项目出海也是看重国外高素质的用户群体和低成本的获客渠道。

贺照峰认为,当下国内的众创空间数量已经超过海外数量,但是整合度不高,一直没有输出自己的双创孵化理念,还在学习国外理念。也希望众创空间在接下来能够形成自己的方法论,做自己独特的双创文化输出。

 

上一篇:创新创业需要良性生态圈 下一篇:国务院印发《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》
返回列表